永利棋牌游戏官网-402com永利平台

热门关键词: 永利棋牌游戏官网-402com永利平台

你们错了,一枚包在梦幻玻璃纸中的糖果

作者: 影视影评  发布:2019-09-18

男主角一路走好。你连人类的肉身都抛弃了,我们却称你为英雄。

写在前面的几句话:最近网上各路人马都在讨论这部刷新影史的片子,大凡看过该片的观众都被它逼真炫目的画面和史诗般恢弘的场面所震撼,评论围绕3D版的音画质量展开者居多。在此,试图剥开这层梦幻的玻璃纸,浅尝这部影片的精神内核。申明,著作权属本人所有,请勿转载。 一 生存还是毁灭,工业文明与自然之间的内在矛盾 人类文明的进步总伴随着对自然的掠夺。在人与自然这对矛盾愈加激化的21世纪,工业文明面临最严峻的问题是自然资源的枯竭,随后将是人类整个种族灭绝。在地球的自然资源即将殆尽之时,为了自救,全人类面临两种选择:星际殖民——延续地球文明演化的老路,继续对外星资源进行掠夺式的开发。影片中以男性为首的暴力与侵略方式必将打破种族和能源的平衡状态。不妨联系资本主义的发展史,整个资本主义社会发展的历史进程就是一从资源掠夺到文化殖民的过程。片中资本主义霸权性质的星际扩张,就是引导人类种族毁灭的主要因素。而大型宇宙探索飞船普罗米修斯号(I.S.V Prometheus)登陆潘多拉星的时刻,即意味着以资本主义美国为代表的人类工业文明向外星球殖民扩张的开始。 在生存还是毁灭的抉择面前,还有另一条途径——救赎,即反省自身文明的演化方式,寻求新的平衡状态。这一选择在片中表现为阿凡达在外星原始部落女子妮特丽的引导下,抛弃原有身份皈依原始,融入自然、敬畏自然。 在人类面临种族灭绝的大背景下,导演制造了一个遥远美丽的外星球——潘多拉星,作为造梦的舞台。不论是潘多拉星也好,还是纳美族(Na’vi)也好它们都是美丽的镜像。潘多拉象征着人类梦寐以求的母体——原生态自然;纳美族则象征着身心健康、敬畏自然并与自然共生的理想人类。在潘多拉星,导演向全人类演示了一场生存实验。 导演首先展示的是选择一: 人类非政府组织资源开发管理局(RDA,Resources Development Administration),专职开采潘多拉星上珍贵的矿物新能源unobtanium。该组织输送了大批军队驻扎在被称为“地狱之门”(Hell's Gate)的军事基地。为了可以在不适合人类生存的星球地表进行采矿活动,地球科学家们发明了一项新技术:将人类DNA和纳美人(Navi)的DNA结合在一起,制造了一个克隆纳美人。他可以让人类的意识进驻其中,成为人类在这个星球上自由活动的“替身”,也就是“阿凡达”。在片中Avatar 融合了人性、神性和自然三重属性,通过迄今最先进的CG技术以其虚拟形象展示在观众面前。Avatar的人类DNA捐献者杰克的双胞胎哥哥被杀死了,于是杰克成为操纵Avatar的唯一理想人选。 与开发过度的地球形成鲜明对比的潘多拉星,则是一片原生态自然的乐土,各种生物在潘多拉和谐生存。在潘多拉星占统治地位的高智能种族纳美族人拥有自然赋予的强健体魄,他们热爱自然敬畏自然。(纳美族人在杀死其他动物时会有一个简短的仪式。参片中妮特丽在帮助杰克逃出兽群一场。) 他们还能通过神经的连接与自然界的生物之间达成身心的交流与融合。这一能力所形成的潘多拉文明可谓古代中国天人合一自然观的终极呈现模式。而来自地球工业文明的人类,人性被高度物化,连实施外星资源开发的工作者们也必须依赖强大的机器才能实现各种开发活动。操纵阿凡达的杰克,肢体残疾(他曾在以掠夺资源为最终目的现代战争中负伤),正象征着人类在工业文明进步过程中,从肢体到精神离原始之态越来越远,变得羸弱缺乏自然赋予的原始属性。 最终人类试图掠夺扩张的野心被潘多拉星上生物联合作战所压制,败北的人类被遣返荒芜的地球。 二 连接 (connection),救赎之道 导演在影片中为人类提供了另一种选择的可能。导演将自然神性化,肩负能源开发情报搜集任务的杰克却被潘多拉星的自然之灵选中,他与外星部落的女子妮特丽坠入爱河,逐渐领悟到纳美文明的精髓。他在人类与潘多拉星人交战的关键时刻觉醒,并在拯救整个潘多拉星球的过程中担任了领导者的角色。 剧情到此,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是杰克?导演为什么安排一个外来的人类意志帮助潘多拉人“拯救”了自然,拯救了整个星球的生命?这里导演或许想要让杰克代表整个人类,经受原始意识的洗礼,通过救赎和转身(从人类到纳美族)的仪式获得新的生机。片末杰克抛弃人身在象征神性自然的神树下,与阿凡达的原始躯体实现身心融合。那一刻他睁开眼,一个崭新的世界正在劫后重生。这一过程启示着人类也必须通过同样的方式实现自救。 在杰克(阿凡达)带领潘多拉星人展开星球保卫战这条显性叙事线索发展的同时,影片还有一条隐性线索即驱动杰克行动的内在动因,正是这内因驱使久经工业文明桎梏的退伍伤兵回归本真的人性最终产生救赎的念头。 这种内在动因的视觉化呈现是通过片中两个重要女性角色来实现的。纳美人部落首领的女儿妮特丽(Neytiri)和女科学家格蕾丝•奥古斯汀博士(Dr. Grace Augustine)(她的存在让人联想到资本主义后殖民时代的文化殖民。她操纵的纳美族分身,向纳美人教授英语、传播地球文明)。 尼特丽象征着自然的母性(感性?)一面(这也是一线引领生命对抗暴力和失衡的生机),妮特丽在第一次遇见杰克时对他的评价是:“你就像个孩子”。 这也是自然之母对人类这个种族的评价。奥古斯汀则是推动人类文明前进的理性与智慧(总之是自然科学的正面)的部分。是她们二者的合力形成了这内在的动因并最终促成了人类的救赎。工业文明走到穷途末路之时,人类集体无意识深处萌动着一种与自然重新水乳交融的热望,这也是人类获得救赎的唯一途径。 导演在片中为我们展现了各种连接的形式: 工业文明与原始文明通过克隆技术实现的连接(地球人杰克通过操纵阿凡达的身躯进入潘多拉星文明;杰克的化身阿凡达与妮特丽的肉体结合是这种连接最视觉化的呈现);“人”与自然的连接:纳美族与灵魂树和神树的连接;种族自身的连接,每个纳美族人在借助神树根,可以实现身心相通。他们还可以接通灵魂树的枝条,从而听见先祖的声音,连通种族记忆;纳美族与星球上的其他物种间也能实现连接,如他们通过连接神经系统与潘多拉烈马(Direhorse)和蝠魟兽(Banshee)建立终身的伙伴关系。纳美族人也依靠这种独有的连接方式,联合星球上的其他物种战胜了人类的殖民扩张。与此同时观众也通过银幕达成了与导演意图之间的连接,共同完成了一场抚慰与警醒的仪式。 三 一场抚慰与警醒的仪式 电影即梦。影片中光怪陆离的外星景象,和谐共生的生存状态就是美丽的梦境。救赎之道的连接,其反面则是隔阂与疏离,这正是工业文明的现状,是人类与自然关系的现状。工业文明带给人类的焦虑感是21世纪人类共有的精神疾患。而这部影片最终的功能则是实现短暂的抚慰与长久的警醒。除了观影过程本身这场宏大的仪式之外,导演在影片中安排了几个重要仪式。(前文已提及两处,一下简述其余两处。) 仪式一:女科学家格蕾丝•奥古斯汀博士死于神树下与神树融为一体,这一仪式的完成,象征着人性中理性与智慧(人类文明的精髓)同象征生命的自然融合而共生的美好愿望最终达成。 仪式二:象征反省牺牲与救赎的阿凡达抛弃人类肉身在神树下成为彻底的外星种族。 这两个仪式承担着抚慰的功能。 而片头杰克睁眼,片尾阿凡达睁眼以及巨大的神树瞬间被武装飞船毁于一旦这样的镜头构思,则具有深刻的警醒意味。人性当中除了爱、美与智慧等优良的品性,也存在贪婪和愚昧的一面,所以我们必须跳出自身物种的立场从整个自然的宏观视野来打量人类文明。自然虽然有其自我修复和“天择”的功能,但有时候看似强大的自然又无比脆弱,正如神树轰然倒下一般,自然的物质形态也极可能会在人类的过度开发下瞬间毁灭。 最后须指出的是《阿凡达》也免不了具有所有好莱坞大片的通病,在角色塑造和剧情方面的存在固有的缺陷。受宏大场面表现的牵制,角色脸谱化严重。剧情也因承载着沉重的象征意义而流于简单明晰。 尾注 一 关联性的影片:《黑客帝国》三部曲《幽灵公主》《香草的天空》 二 文中参考资料来源网址:

最后须指出的是《阿凡达》也免不了具有所有好莱坞大片的通病,在角色塑造和剧情方面的存在固有的缺陷。受宏大场面表现的牵制,角色脸谱化严重。剧情也因承载着沉重的象征意义而流于简单明晰。
尾注
一 关联性的影片:《黑客帝国》三部曲《幽灵公主》《香草的天空》
二 文中参考资料来源网址:

        电影看完之后,我曾戏言:这世界会不会变得更好,取决于50%的民众、70%的政治家、90%的经济寡头是否看懂了《阿凡达》。在所有对技术的狂热追捧和对环保问题的不绝于耳的讨论中,我看到的却是技术以自己的颠峰对自己的终结和对人性的崇高致敬。我不知道我所看到的电影内涵是不是詹姆斯·卡梅隆所设定的,因为几乎所有的评论都认为他是一位电影技术上的领袖,是商业导演的成功典型,如果是这样的话,电影中的诸多细节——如果不是故意——给了导演一个自我否定的命题。
        这是一部剧情非常简单的电影,人类到外星球寻找能源来解决地球能源危机而与外星球生物之间发生战争,最终以失败而告终。但是如果我们抛开剧情而以人物为线索,我们可以看到的是男主角从一个瘫痪的前海军陆战队员成为潘多拉星球Na'vi族精神领袖的过程。在我看来,选择让男主角瘫痪并非剧情的需要,而毋宁是电影主题强化的必须。
        首先不妨阐明,人类进入潘多拉星球的逻辑是:在技术发达的前提下,以能源危机为动力。但电影中项目负责人、安全部队指挥官和科学家之间的多次出现冲突的对话都可表明,实际上隐藏于能源危机之下的真正动力是资本逐利的本性。片中项目负责人为资本的直接附庸、安全部队指挥官为资本的间接附庸,在技术的支持下,资本的狂妄在对Na'vi人的生态圈及族人的蔑视中表现得淋漓尽致。科学家作为知识分子的代表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相对独立的理性诉求,但是其势弱正如最后女科学家的虚弱而亡一样缺乏行动的有效性。导演将矛盾解决的希望寄托在这位瘫痪的前海军陆战队员身上,仍旧存有美国式个人英雄主义的情绪,但观众亦应明白,他对生活丧失信心、特别是如其自己所说“My cup is empty”,这种“empty”不仅指他不是一个以科学为目的的研究者,更指他不是一个资本家,亦不是一个为资本所操纵的指挥官,他是唯一一个缺乏主观动机而进入这个浩大工程的人,在这一工程中是唯一一个真正“内心干净”的人。这或许就是影片所期望表达出的观点:只有那种真正本于人类固有的情感、理性的生活才是有希望的,任何将人建立在资本或技术等外在追求上来实现人的努力都将被证明是错误的。
        我必须得找出更多的证据来证实我所言非虚。
        人类进入Na'vi族人的生活圈——我的意思是真正融入其生活——是通过技术所创造的“阿凡达”为中介,我们从影片中可以看到整个融入的过程并不成功,只有男主角一人最后完整实现了这种从肉身到精神的融入,而这种融入在影片结尾处更是清楚无误的表达出来对技术的反动——男主角不是通过“阿凡达”而是通过自己真身与女主角进行交流,相较于之前其凭借“阿凡达”的交流,这一次的交流无疑是抛弃了技术的升华。或许我们可以这样说:原本我们并不需要“阿凡达”,因为我们自身就是“阿凡达”。
        承此逻辑而去,我们可以看到Na'vi族人对自身及人类交流的“潜规则”,就是电影里面那句经常出现的台词:“I see you.”。有字幕小组将其翻为“眼相见,心相连”,我觉得很是精辟。人与人的真性和谐、人与自然的“天人合一”都可以实现,而唯一的条件就是人必须认识自己内心真实的情感和理性,而同时意识到自己眼中的他人也同样的具有这种真实的情感和理性。影片中处处都体现了这种以心灵为主导的交流,连人与动物、植物都可通过相交的毛发而实现心灵上的相通。再来看导演为什么不选择科学家作为解决矛盾的角色,就可以知道因为纯粹客观冷静的科学理性通常也会压抑人类真实情感。
        片中男主角真正从地球人向Na'vi人的转变并不是结尾那个仪式,而是以其成为“终极魅影骑士”之后的那番经典演说为证,因为正是在这个时候,他以一个Na'vi人的身份真正从内心上理解了这片土地、这个族群对于自己的重要性,这种与Na'vi人的情感的一致性体验是他能够骑上“终极魅影”的重要原因,也使女主角在见到骑上了“终极魅影”的男主角后说了一句“I see you”,因为她看到的是一个Na'vi族人的灵魂。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能够不仅动员了潘多拉星球上的其他族人,更引导着所有生物团结起来向人类开战。在这二十分钟的战争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敬畏自然、尊重人性的星球对一个蔑视自然、人性遮蔽的群体的彻底胜利。
        人类在物质至上、技术至上的狂飙中,在资本逻辑的驱动下,迷失了人自身,将人附着于外物,企图通过技术、物质来实现人的努力最终在真实的人性面前不堪一击。
        再回到影片的人物线索上来,男主角在影片一开始的那段独白:
“当我躺在退伍军人医院里,遭逢巨变、人生无望,我开始梦想飞翔,在那里,我是自由的,但是你总是要醒来的。”指挥官曾经给过他承诺,一旦完成任务可以让他拥有一双真正的腿,自由行走,而他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没钱换腿才继续了他兄弟的合同,在资本的世界里,他最终没能够获得那双自由的腿,因为资本让你必须符合它的逻辑才会兑现自己的承诺,而在另一个世界里,他却实现了真正的自由飞翔,无依无靠,唯一凭借的只是其真实的内心,而且他可以说,我不用再醒来。

观后发现,我差点犯了以貌取片的大错。

写在前面的几句话:最近网上各路人马都在讨论这部刷新影史的片子,大凡看过该片的观众都被它逼真炫目的画面和史诗般恢弘的场面所震撼,评论围绕3D版的音画质量展开者居多。在此,试图剥开这层梦幻的玻璃纸,浅尝这部影片的精神内核。申明,著作权属本人所有,请勿转载。
一 生存还是毁灭,工业文明与自然之间的内在矛盾
人类文明的进步总伴随着对自然的掠夺。在人与自然这对矛盾愈加激化的21世纪,工业文明面临最严峻的问题是自然资源的枯竭,随后将是人类整个种族灭绝。在地球的自然资源即将殆尽之时,为了自救,全人类面临两种选择:星际殖民——延续地球文明演化的老路,继续对外星资源进行掠夺式的开发。影片中以男性为首的暴力与侵略方式必将打破种族和能源的平衡状态。不妨联系资本主义的发展史,整个资本主义社会发展的历史进程就是一从资源掠夺到文化殖民的过程。片中资本主义霸权性质的星际扩张,就是引导人类种族毁灭的主要因素。而大型宇宙探索飞船普罗米修斯号(I.S.V Prometheus)登陆潘多拉星的时刻,即意味着以资本主义美国为代表的人类工业文明向外星球殖民扩张的开始。
在生存还是毁灭的抉择面前,还有另一条途径——救赎,即反省自身文明的演化方式,寻求新的平衡状态。这一选择在片中表现为阿凡达在外星原始部落女子妮特丽的引导下,抛弃原有身份皈依原始,融入自然、敬畏自然。
在人类面临种族灭绝的大背景下,导演制造了一个遥远美丽的外星球——潘多拉星,作为造梦的舞台。不论是潘多拉星也好,还是纳美族(Na’vi)也好它们都是美丽的镜像。潘多拉象征着人类梦寐以求的母体——原生态自然;纳美族则象征着身心健康、敬畏自然并与自然共生的理想人类。在潘多拉星,导演向全人类演示了一场生存实验。
导演首先展示的是选择一:
人类非政府组织资源开发管理局(RDA,Resources Development Administration),专职开采潘多拉星上珍贵的矿物新能源unobtanium。该组织输送了大批军队驻扎在被称为“地狱之门”(Hell's Gate)的军事基地。为了可以在不适合人类生存的星球地表进行采矿活动,地球科学家们发明了一项新技术:将人类DNA和纳美人(Navi)的DNA结合在一起,制造了一个克隆纳美人。他可以让人类的意识进驻其中,成为人类在这个星球上自由活动的“替身”,也就是“阿凡达”。在片中Avatar 融合了人性、神性和自然三重属性,通过迄今最先进的CG技术以其虚拟形象展示在观众面前。Avatar的人类DNA捐献者杰克的双胞胎哥哥被杀死了,于是杰克成为操纵Avatar的唯一理想人选。
与开发过度的地球形成鲜明对比的潘多拉星,则是一片原生态自然的乐土,各种生物在潘多拉和谐生存。在潘多拉星占统治地位的高智能种族纳美族人拥有自然赋予的强健体魄,他们热爱自然敬畏自然。(纳美族人在杀死其他动物时会有一个简短的仪式。参片中妮特丽在帮助杰克逃出兽群一场。)
他们还能通过神经的连接与自然界的生物之间达成身心的交流与融合。这一能力所形成的潘多拉文明可谓古代中国天人合一自然观的终极呈现模式。而来自地球工业文明的人类,人性被高度物化,连实施外星资源开发的工作者们也必须依赖强大的机器才能实现各种开发活动。操纵阿凡达的杰克,肢体残疾(他曾在以掠夺资源为最终目的现代战争中负伤),正象征着人类在工业文明进步过程中,从肢体到精神离原始之态越来越远,变得羸弱缺乏自然赋予的原始属性。
最终人类试图掠夺扩张的野心被潘多拉星上生物联合作战所压制,败北的人类被遣返荒芜的地球。
二 连接 (connection),救赎之道
导演在影片中为人类提供了另一种选择的可能。导演将自然神性化,肩负能源开发情报搜集任务的杰克却被潘多拉星的自然之灵选中,他与外星部落的女子妮特丽坠入爱河,逐渐领悟到纳美文明的精髓。他在人类与潘多拉星人交战的关键时刻觉醒,并在拯救整个潘多拉星球的过程中担任了领导者的角色。
剧情到此,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是杰克?导演为什么安排一个外来的人类意志帮助潘多拉人“拯救”了自然,拯救了整个星球的生命?这里导演或许想要让杰克代表整个人类,经受原始意识的洗礼,通过救赎和转身(从人类到纳美族)的仪式获得新的生机。片末杰克抛弃人身在象征神性自然的神树下,与阿凡达的原始躯体实现身心融合。那一刻他睁开眼,一个崭新的世界正在劫后重生。这一过程启示着人类也必须通过同样的方式实现自救。
在杰克(阿凡达)带领潘多拉星人展开星球保卫战这条显性叙事线索发展的同时,影片还有一条隐性线索即驱动杰克行动的内在动因,正是这内因驱使久经工业文明桎梏的退伍伤兵回归本真的人性最终产生救赎的念头。
这种内在动因的视觉化呈现是通过片中两个重要女性角色来实现的。纳美人部落首领的女儿妮特丽(Neytiri)和女科学家格蕾丝•奥古斯汀博士(Dr. Grace Augustine)(她的存在让人联想到资本主义后殖民时代的文化殖民。她操纵的纳美族分身,向纳美人教授英语、传播地球文明)。 尼特丽象征着自然的母性(感性?)一面(这也是一线引领生命对抗暴力和失衡的生机),妮特丽在第一次遇见杰克时对他的评价是:“你就像个孩子”。 这也是自然之母对人类这个种族的评价。奥古斯汀则是推动人类文明前进的理性与智慧(总之是自然科学的正面)的部分。是她们二者的合力形成了这内在的动因并最终促成了人类的救赎。工业文明走到穷途末路之时,人类集体无意识深处萌动着一种与自然重新水乳交融的热望,这也是人类获得救赎的唯一途径。
导演在片中为我们展现了各种连接的形式:
工业文明与原始文明通过克隆技术实现的连接(地球人杰克通过操纵阿凡达的身躯进入潘多拉星文明;杰克的化身阿凡达与妮特丽的肉体结合是这种连接最视觉化的呈现);“人”与自然的连接:纳美族与灵魂树和神树的连接;种族自身的连接,每个纳美族人在借助神树根,可以实现身心相通。他们还可以接通灵魂树的枝条,从而听见先祖的声音,连通种族记忆;纳美族与星球上的其他物种间也能实现连接,如他们通过连接神经系统与潘多拉烈马(Direhorse)和蝠魟兽(Banshee)建立终身的伙伴关系。纳美族人也依靠这种独有的连接方式,联合星球上的其他物种战胜了人类的殖民扩张。与此同时观众也通过银幕达成了与导演意图之间的连接,共同完成了一场抚慰与警醒的仪式。
三 一场抚慰与警醒的仪式
电影即梦。影片中光怪陆离的外星景象,和谐共生的生存状态就是美丽的梦境。救赎之道的连接,其反面则是隔阂与疏离,这正是工业文明的现状,是人类与自然关系的现状。工业文明带给人类的焦虑感是21世纪人类共有的精神疾患。而这部影片最终的功能则是实现短暂的抚慰与长久的警醒。除了观影过程本身这场宏大的仪式之外,导演在影片中安排了几个重要仪式。(前文已提及两处,一下简述其余两处。)
仪式一:女科学家格蕾丝•奥古斯汀博士死于神树下与神树融为一体,这一仪式的完成,象征着人性中理性与智慧(人类文明的精髓)同象征生命的自然融合而共生的美好愿望最终达成。
仪式二:象征反省牺牲与救赎的阿凡达抛弃人类肉身在神树下成为彻底的外星种族。
这两个仪式承担着抚慰的功能。
而片头杰克睁眼,片尾阿凡达睁眼以及巨大的神树瞬间被武装飞船毁于一旦这样的镜头构思,则具有深刻的警醒意味。人性当中除了爱、美与智慧等优良的品性,也存在贪婪和愚昧的一面,所以我们必须跳出自身物种的立场从整个自然的宏观视野来打量人类文明。自然虽然有其自我修复和“天择”的功能,但有时候看似强大的自然又无比脆弱,正如神树轰然倒下一般,自然的物质形态也极可能会在人类的过度开发下瞬间毁灭。

只不过我多少有些担心——当看到被驱逐的那些人类们含冤不屈,或者说执迷不悟的眼神时,喂喂,他们真的不会集结更多的力量卷土重来么……?(续作有望!?)

当时看得是大呼过瘾来着;但半个小时以后略一思考,这是不是对咱们这个种族的反感太过严苛了?那个扭转大局的正义的女机师居然轻易被一颗导弹送了便当,我几欲哭诉不舍,可直到最后她连被提名的份儿都没有,全然就这么被忘掉了;留得一双根本还不是人类的眼睛,占据全屏的构图耀武扬威。

尽管被好莱坞的外壳套路装点得密不透风,此片的内在素质仍然令我为之一振。
其它的姑且不论;此片最大的亮点之一就是那些足以值得让人按下暂停键(是的,我一定会买DVD~)仔细端详的设定。
由小到大,潘多拉所呈现出的世界观可以算作是当下人类所能构想出来的生物模式的顶峰。这个星球已经超越了物质与技术,达到了超越政治制度意义上的精神上的共产共和(笑,或许是我胡扯的)。而且各种极具欣赏价值的植物与生物都让我十分想要一一赘述。得了得了,哪天把设定稿下载下来自High就好……

[注意以下内容涉及剧透,阅读慎重]

而说起片中最伟大的原创(是的吧……?),就是潘多拉这个星球整体本身。
起初我还在考虑,每个生物身上都长有的精神接口是否是为了物种共生而存在的高等生物装置;而后来得知显然不仅如此,这整个星球的一切生灵都在同一个庞大的系统下维持着广义上的共生。整个星球有如一个巨大而真实的Matrix,平时仅维持着基本的连接,而到了危难时刻甚至可以全球集结。这是多么外貌原始而内在造极的顶端进化。仍然依靠技术却无法放弃尔虞我诈,存有A.T.Field(得了我是Eva宅……)的人类何以在它们面前高傲自大?——一个到外地做个体买卖的商队如何拼得过整一个星球呢。(事实上圣母应该只出动了不到一个市级面积内的生物,目测来看。)

好吧,极少数的那些心地纯净人性未泯的人类又该何去何从?此片已经指出了一个最极端的方向——移民!那几个善良的研究员或许还仅仅是获得了[长期生活]的资格;而我们身患残疾的男主角竟然抛弃了本体,由身自心地加入了本地社群,可以说是直接领了绿卡改了[球籍]。

说句实话,当初偶然瞥见此片的预告片,我还以为又是一本质俗套的中古世纪多种族战争片。另外其貌不扬的海报也让我提不起精神。
直到很迷信地看过豆瓣上的评价,我才选择掏出那张青绿色的毛爷爷。

中途值得一提的是,我其实十分主观地认为片中的一些设定并非原创,我是说,多少有些[引经据典]的成分。比如单人驾驶的人形机器,从外形到操作方式都不禁使人联想到<the Matrix: Evolution>(虽然加装了一个玻璃罩不管怎样也是更明智的设计~);而使用灵魂操作克隆生命体又不论如何也与<Eva>有些许联系。不过我确实没打算深究这个,一来无法确认此[借鉴]是刻意与否;二来,既然不是赤裸裸的山寨也就没必要矫情什么了,天下文章一大抄,原创精髓占上风就是王道。

不过跳出来想想,人类文明走到今日,却何以一而再再而三地开始如此严苛地批评自身呢?且不论现实世界中那些终日愤慨哭诉的环保主义者们的努力,单是影视作品里,尤其是美国片中,类似的题材就自数十年间层出不穷(众位阅片自是比我多得许多,我就不再举例了)。之所以如此,我之拙见,至少相当一部分美国人已经长期对本国的政治理念存有反感;而基督教作为世界的一大主流宗教,其主旨之一也是宣扬人类需要救赎自身生来伴随的罪孽。于是毫不留情地批评人类劣根性的电影题材,才得以频频出现又不大落俗。人类似乎真的大多数都顽固不化,缺乏信仰与怜悯,利益至上,都应当被驱逐出纯粹美好的自然世界(“只有极少数友好的人类才得以留在这里继续生活”)。

不过再一思考也就安了。毕竟对自己所处的群体价值观产生厌倦,进而希望离群而去,另谋良处,这肯定不只是少数人有过的想法。人所出生的环境不可选择,但个体的价值观却往往会变化。于是最后,本来跟利益至上的铁血军官们一路的主角们最后却反过来帮外星人打仗,结果居然还赢得了大部分身为人类的观众的认同感。或许反思自身的劣根性已经渐渐地成为了一种思潮,正在相当一部分人类心中生根发芽。至于数十年乃至数百年以后,到底那种价值观胜利或者妥协再或者消亡,那就不好说了。

(短短俩字儿的文章磨叽了3天,从行文到示意都让我自己感到闹心。各位拍砖手下留情。)

本文由永利棋牌游戏官网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你们错了,一枚包在梦幻玻璃纸中的糖果

关键词: